关于我们

民主与生命的重要性以及香港民主(王丹)

主页 | 专栏 | 王丹热邮 民主与生命的重要性以及香港民主(王丹) 各位听众: 最近我到一些学校去演讲,尽量就自己所知的各类问题回答听众的提问

但是由于时间的限制,还是有很多问题无法在现场一一回答

回家后检视这些问题,觉得还是有必要借报纸一角来简略回答一下,以免让提问者失望

2013-01-0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问题1: 民主或许比个人生死重要,但当年成千上万人的生死赌上民主,值得吗

答:会提出这个问题,就有一个前提设定,似乎1989年学生运动的领导者是在已经知道“成千上万人的生死赌上民主”,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去“赌”,因此才有“值得不值得”的问题

这是不对的

事实上,不要说学生,1989年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想到当局会秋后算帐,但是很少有人事先就预测到当局真的会在首都北京的街头展开武力镇压

当初即使在已经开枪的情况下,还有学生天真地以为是橡皮子弹

我曾经多次说过,如果事先我们就知道学生上街,就要面对正规野战军的武力屠杀,那我当然不会希望同学们用生命去对抗子弹和坦克

我始终认为个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东西,比民主还宝贵

但是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中共政府的残暴超过了正常人的想像,使得我们无从去事先就把“成千上万的人的死”作为评估标准的可能性之一

所以以上的问题,其实是个假命题

问题2:目前香港的民主与人权因回归政权转移,慢慢变得不受尊重与重视,请问是否能以过来人的立场建议现阶段为香港民主奋斗的勇士

答:香港的民主与自由受到的最大侵害,也是香港这个社会在回顾以后受到的最大的伤害,其实也不是“民主与自由不受到尊重与重视”的问题,而是逐渐地,在香港社会中人们开始学会“自律”,开始学会自我审查,开始学会在各种问题的思考中给自己带上一个“北京是否会高兴”的紧箍咒的问题

这个问题很严重,是因为一个社会,一旦公共意见的交流和讨论,是在某种特定的框架下进行,这个社会的活力和创造性就会受到限制,这个社会的自由就已经被侵蚀,而创造力和自由本来就是任何一个社会进步的最重要的基础之一

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香港的推进民主的人士就应当认识到,打破社会中逐渐弥漫的这样的“自律”的心态是很急迫的任务

至于如何打破,我的建议是:第一,香港的公共舆论的行塑者们,无论是新闻媒体中有良知的人士,还是各类教育机构中的教师,还是掌握一定话语权的政党人士,应当在展现话语权的过程中,进行再启蒙工作,说明“自律”的存在以及其危害性,呼吁香港社会提高破解“自律”现象的积极性;第二,相干的公民运动,应当用行动作为示范,通过各类街头的抗议和民间的组织活动,展现香港人抵制洗脑,维护港人的核心价值的决定

也就是说,从舆论和行动两个方面,增强维护香港民主和自由的力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听林义雄先生讲民主(王丹) 关于中国的80个问题(王丹) 因为懒惰我们失去自由(王丹)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王丹) 给青年的八个建议(王丹) 发布纪念“六四”25周年倡议书(王丹) 用科学的道理鼓吹民主(王丹) 纪念中共原总书记胡耀邦(王丹) 国家的主人翁(王丹) 谈青年人与台湾反核大游行(王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10 02:06:01

作者:海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