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

主页 | 专栏 | 妇幼论坛 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 2015-11-0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法新社日前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的报道

(网络截图) 中国最近刚刚全面放开生二孩政策,法新社日前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的报道

报道首先列举了出生在北京,并一直生活在那里的李雪为例,报道称,象成百上千万其他被视为违反中国一胎化政策的人一样,从政府的角度看,李雪这个人并不存在

她没有权利上学,没有医保,没有正式工作

没有出生证明或身份证明,她是一个“黑孩子”,是她自己祖国的外国人,不能去公共图书馆,不能合法结婚,甚至不能乘坐火车

法新社的报道援引李雪的话说:“我出生在这里,但是我没有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任何权利

无论做什么,我都被排除在外,都困难重重

在中国,没有任何东西证明我是否存在

” 前不久,中国当局宣布终结了备受争议的一胎政策

现在,所有的家庭被允许生两个孩子

而通常伴随着残忍的强制堕胎和绝育,该政策已经产生了复杂而持久的影响

李雪有一个姐姐,姐姐出生时有合法出生证明,但当李雪的妈妈意外地再次怀孕时,作为工厂工人的他们便从工厂请了长期伤残假

李雪的妈妈说,他们没有想要生第二胎,但是她当时病得太厉害,不能流产

违反一胎化政策的家庭必须要缴纳“社会抚养费”才能给孩子上户口--共产党中国的最重要的户籍制度--户口把出生地和一个人的所有重要福利绑在了一起

当局给李雪定的罚款是5千元,远远超过了她父母每月赖以生活的100元,当工厂得知了这一消息后,她的妈妈被正式解雇了

现在22岁的李雪从出生后,就一直生存在真空之中

她在6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邻居家的玩伴被送去上学,他们的父母警告他们不要和她玩

李雪说:“我开始明白,我的生活和我周围的人完全不一样,因为我没有户口

” 她的母亲说,李雪曾经哭着告诉她,“妈妈,我只想去上学!”,但是她去不了

当李雪生病的时候,他们只能到邻居家讨一些药

中国官方宣称中国人口总数在去年年底为13.7亿,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有1300万象李雪一样的“黑孩子”,比葡萄牙的人口总数还多

比李雪大8岁的姐姐李彬,最终教会了她读写

然而,就在别的同龄孩子去上学的时候,李雪每天穿梭着站到政府大楼外,她的父母希望在那里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请求

李雪的59岁的母亲说:“我们去了无数次

如果天气允许,基本每天都去,有时候一天两次

” 在象征着中国政府心脏的天安门广场,李雪举起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我想去上学”

她说,“不管我们去哪里,没人理我们”

上告同样是徒劳的

但是,他们的努力的确引来了注意

这家人说,他们承受了十年的警察监视,有几次警察打了她们的父母,其中一次两人被打得卧床两个月

去年11月李雪父亲去世的时候,便衣警察来到了医院外面

李雪的母亲含着眼泪说:“她爸爸总是告诉她不要放弃希望

他去世的时候是睁着眼睛走的

他怎能安息

当然不能

” 李雪所在地派出所的一名警察说:“如果她来找我们,我们会给她办户口

” 但是,李雪说:“在过去的22年里,我听够了政府说这个或那个立法或改革,但是在底层实际上什么也没有改变

” 她的妈妈则说:“我们是弱者,他们很强大

” 这个家庭住在北京一个共用单元的两间屋里,没有洗手间

李彬16岁便辍学养家,开始在肯德基打工,后来到一家电子公司工作

生活的压力让她的婚姻解散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对妹妹不满,相对于“正常的,合法工作”,雇主不会雇佣没有身份证的人

李雪的姐姐说:“我们真的很疼爱李雪,因为我们觉得她已经失去了那么多

我们想让她在家里感受到温暖,因为在社会上她从来没有感受到温暖

” 对于中国1300万黑孩子的境遇,天津工人,独立评论人士王忠祥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这种不平等待遇确实存在,但问题是,政府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很消极

王忠祥先生说,现在中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可能会有利于解决这些黑孩子的问题

但从另一个方面讲,目前,没有人大代表或民间组织关注这个黑孩子群体,这也是造成他们面临困境的原因之一,反映出我们国家解决问题的机制还是一党百管

从这个意义上说,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出路还是要靠公民充分行使其政治权利,要有更多的人和足够的政治力量参与进来

王忠祥先生说,现在, 在中国的法制和民主化进程方面还是专制独裁,而且政府试图用经济手段来解决政治问题

他还列举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他与警察就中国一胎化政策的争论为例说,国家政策的制定和调整不是按照大多数人的意见来办,大多数人都会主张生两个孩子,但政府强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中国人逆来顺受,党制绑架了民意,结果是造成中国人口断崖式地跌落

我们的许多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王忠祥先生表示,现在习主席讲,中国的事情中国人民说了算,是这样吗

习主席很理直气壮地讲这个话,人权问题,我们中国人最有发言权,那计划生育这个问题,我们老百姓应该最有发言权,但我们发言没用

在美国的中国信息中心负责人吴宏达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从提出到现在的变动,都是中共的做法,世界上没有一个党能做这样的事情,这就是中共在中国统治机制上的根本要点,人大就是橡皮图章,完全没有权力

说到中国有1300万黑孩子,吴宏达先生反问说,在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之下,又有多少个孩子死掉,被谋杀

按照中共的说法,计划生育政策减少了4亿人口

今天,吴宏达先生说,中共开放所谓生二孩,是因为中共很现实地看到,有这么多黑孩子,男女出生比例严重失衡,老人多,小孩少,劳动力不足,这是巨大的社会问题

他表示,中共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宣言中有一条,就是生育是人的基本权利,中共则在中国强制推行了30多年的计划生育

邓小平在1980年曾说,我们没法提供工作机会,中国的人太多,资源少;还说计划生育到2000年,中国将有12亿人口,生活达到小康水平

但日本和瑞士等国家人多地少,也并不贫穷

中共不把人的生命当作基本权利

吴宏达先生说,现在这1300多万黑孩子,竟然连上学,坐火车和去公共图书馆的权利都被剥夺掉

他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一样,有部委级的计划生育机构

而小到县和街道的计生办,都有妇女登记在册,包括年龄,婚姻,月经,怀孕,堕胎等个人信息不一而足,哪个国家是这样呢

印度也有控制人口问题,但尊重人们意愿,不会去强迫妇女堕胎,或去拆人家的房子

但中国人现在都被统治得麻木了,习近平认识到这一点,他要做第二个毛泽东,前30年要肯定,邓小平的后30年也要肯定,这就是现实

谈到有人建议尽快让这1300万黑孩子合法化,吴宏达先生反问说,什么叫合法,什么叫生存

他说,这1300万黑孩子在任何国家都应该是合法的

怎么这些孩子一生下来就不合法呢

是不合共产党的法!谋杀,吸毒,恐怖分子,在哪个国家都不合法,而中国的这1300万个孩子犯了什么法呢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说到底,这还是中共计划生育政策的后遗症,再有就是应当废除户籍制度,消除城乡差别,这个问题也许可以逐步解决

但消除了了户籍制度后还会出现第三个问题,就是当地居民和新来居民之间利益上的一些问题

就象农民工进城,即使官方取消了户籍制,农民工仍然无法完全融入当地的城市生活

所以现在中国的很多问题,都是共产党的集权统治遗留下来的问题,不单单是计划生育问题

王军涛先生说,中国这1300万黑孩子如果生活在一个民主自由的法制社会中,他们会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取自己的权利,也不需要任何政府机构去批准他们,政府机构只是个登记机关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王军涛先生说, 现在在中国, 即使有合法身份的人,象85后,90后,处在一个拼爹的时代,实际上他们就是有合法身份,也没有多少机会

所以中共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是要把一个管制型的政府,变成一个服务型的政府,不要再去控制社会资源的分配

其实,王军涛先生说,中国社会是一个权贵资本主义的社会,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子女的话,你的发展空间也很小,很多社会发展的果实和机会你是享受不到的

而且,在中国,有钱能摆平不少事,比如二奶,小三,还有许多影星和社会名流,都不止一个孩子,他们有钱交各种超生罚款,社会抚养费,就没有黑孩子问题

王军涛先生说,他在美国也见到不少来自中国的年轻人,他们很多人都有兄弟姐妹,也不是独生子女

所以,王军涛先生说,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在一个共产党执政的腐败社会,政府的管制也就是管着那些不幸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而底层的人即使有身份,也活得不好,机会也仍然不多

法新社报道中提到的李雪,现在暂时在一家愿意不看身份的餐馆找到了一份工作

她说,这是第一次,她能够以她的能力,而不是身份,被认可,感觉真好

但是她补充说,这份工作只是暂时的

她的未来,她甚至无法想象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相关报道 钱权傲慢:家长学生被责令看央视广告 暑假压力:家长恐慌学生更忙 人流——致艾未未史诗纪录片《人流》(唯色) 支持中小学生减负(刘荻) 中国城市女性不愿多生二孩 湖南衡阳一小学老师猥亵女生被刑拘 “冰花男孩”两度获邀赴京 “冰花女孩”被漠视 “冰花男孩”是怎样练出来的 女博士举报性骚扰事件属实 北航教授被撤职 陕西神木一幼儿园教师踢打10名幼童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7 10:04:02

作者:归臌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