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姜维平)

主页 | 评论 | 姜维平特约评论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姜维平) 2013-08-0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城管与街头一名小贩发生争执

(法新社资料图片) 人们常把脑袋称为“脑瓜子”,大概是因为人头的形状有点像瓜吧,里边的红色瓜秧酷似脑浆,但谁也不能认同人的生命不如瓜,不论职业,地位,肤色如何不一样,人的生命和尊严都是一样的珍贵,无价

但近日被媒体曝光的临武县瓜农邓正加的悲惨遭遇,却使人们相信:瓜农的脑袋不如瓜,当地如狼似虎的城管因一点小纠纷,就把可怜的瓜农打死了,还用了一个形容词叫“倒地死亡”,好像他是心脏病发作猝死的,只不过忽然发作的时机巧合,正赶上当地秉公执法的城管在工作,如果退回几年前,手机,网络,微博不太发达,城管可以为所欲为,也可以一手遮天,用谎言和恐吓摆平瓜农之死事件,但这回麻烦却大了,不仅当地群情激昂,众怒难犯,而且與论关注,风起云涌,迫于压力,湖南省临武县委召开常委会,决定免去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胡郴、党组副书记邹卫红职务

官媒报道说,20日被免职的胡郴系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党组书记、局长,还兼县政府党组成员;邹卫红系分管城管执法三大队的党组副书记

目前,二人正在接受调查

记者获悉,18日15时许,在征得家属同意并有两名亲属(一名学医,一名在县检察院工作)在场的情况下,郴州市公安局法医对瓜农邓正加的遗体进行了法医鉴定,并连夜将提取的生物检材送往省外权威司法鉴定机构做病理检验

法医介绍,整个病理检验过程需要一定时间,一般是15天到20天

待病理检验报告出来后,法医将根据病理检验报告结合尸检情况出具最终的尸体检验结论

但笔者认为,不论什么结果,都应当承认,城管制度已不适应社会的飞速发展,在有公安局和工商局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必要再搞一批戴“大盖帽”的城管,因为他们是多余的部门,是重复执法的,又缺乏监督和制约,没事找事的城管人员,必然制造状况,祸害老百姓,加剧官民矛盾,近年来各地城管打伤,打死人的事比比皆是,进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触目惊心,像临武县这样的典型事件,不是个别的现像,它已经给人们敲响了社会危机的警钟,如果不尽快地取消城管,如同废除臭名昭著的劳教制度一样,等到由此激起的民愤形成星星之火燎原之状,那么,中国和平民主转型的希望就化成灰烬了

我们不妨回顾中国历史上的历次农民运动,每个朝代略有不同,但无一不是在官逼民反的情况下,底层民众为了争取自己的消失殆尽的权益,不得不进行暴力革命而使朝代更替的,其结果不仅付出高昂的流血的代价,而且暴力革命之后的政权,也得靠杀人维护,也许重读一遍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会哑然失笑

显然,中国再也不能走这一条死路,但颠覆不破的真理并不一定被当权者所接受,像城管这样的专门用来制造麻烦的政府部门,积怨太深,久批不撤,就是一个例证

实际上,卖瓜者无论多么勤奋,都不足以成为富豪,能维持温饱已实属不易,连做这样的小生意都受到干扰,可见生存环境多么恶劣

在临武县这样的小地方,没有一个官员的家人会蹲在街头卖瓜的,足证小民百姓的困境

据说卖瓜的邓正加,还是小商贩中的佼佼者呢,他被城管围殴打死,集中显示了目前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劳苦大众,与官员的矛盾形同水火,养家糊口的生活空间已被权贵阶层挤压得很小,他们的生命不如瓜,城管搞死小民百姓像踩死一只蚂蚁,但如此之多的蝼蚁如果聚集起来,有陈胜,吴广一呼百应,那么,政府请“神”就无法安“神”了

毫无疑问,种种迹象显示,社会矛盾频发的临界点已逼近了,但官员还在做着“中国梦”,当瓜农的命运不如瓜,当小民百姓连在街头卖瓜都不得安生的时候,当权者的麻烦真的不可避免地来了

由于近年来中国的经济成就举世瞩目,官员在类似事件突发时不是治本,而是治标,他们深信花钱能消灾,于是就出现了怪事:面对群情激愤的草民,武警出动抢尸体,还打伤了老百姓,官媒信誓旦旦地称,尸体检验结果还没出来,但却先期给予经济赔偿,报道说,19日下午,临武县与死者家属达成协议,已支付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89.7万元

19日19时许,邓正加遗体由家属按当地风俗自行安葬

20日上午,当地警方对邓正加死亡事件6名涉事城管人员实施刑事拘留

这等于承认,瓜农邓正加是被城管人员打死的,很可能就像民众看到的那样,被一个城管人员用秤砣活活砸死的,这件事的悲哀,不仅在于戴“大盖帽”的官员直接杀人,还冠冕堂皇地声称“严于执法”,并且事败后公然操控武警镇压人民,实在挡不住谎言就用金钱摆平一切,正如官媒报道的那样:湖南省临武县政府有关方面20日证实,按照“死者为大、人道为先、协调处理”原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给予在与城管冲突中不幸身亡的瓜农邓正加的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89.7万元

试问,法院还没开审受理呢,就宣告了赔偿数额,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官媒还说,7月17日,56岁的临武县瓜农邓正加在与当地城管的冲突中“倒地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在随后举行的新闻通报会上,当地政府称事发后涉事的6名城管队员被警方控制

临武县公安局提供的消息显示,19日上述6名涉事城管被立案侦查

20日,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涉及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的廖卫昌、袁城等6名城管工作人员实施刑事拘留,送郴州市看守所羁押

这件事使笔者想起1999年,薄熙来治下的大连城管曾类似做恶,被打死的民工获100万赔偿,而三名杀人凶手入狱后,不几年就放了,城管领导彭某后来消遥法外,至今安度晚年,而在位时敲诈勒索的钱财足够他花天酒地

所以,尽管临武县政府的处理办法,较之薄熙来控制下的大连要有些改进,但本质未变,那就是,城管制度必须取消,政府官员为了搞形象工程,也为了欺压勒索小商贩,更为了安排关系户挤进政府编制,必然寻找借口多立部门,多招聘人员,多无事生非,故城管不除,国无宁日,既使迫于與论压力,以故意杀人罪惩治几名城管,为瓜农陪葬,但只要有城管这个单位,有这些戴“大盖帽”的人,瓜农的小命就不如瓜

而更多的被邓正加之死激怒和惊醒的人民,就不一定在哪一天,成为埋葬专制制度的推手

瓜农是渺小的,但前景是可怕的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江西强推火葬 警察抢棺毁墓 国际特赦组织:执行死刑仍以中国为最 709律师余文生案审查起诉再延期 天安社是什么组织

昆山砍人案引发黑社会讨论 维权人士丁德元再度以“妨害公务罪”获刑 广东吴川城管殴越战老兵 民众震怒 警察街头扫描手机 新疆式维稳扩散全国 江苏访民遭软禁 律师探访受拦截 参与“厕所革命” 维权人士季孝龙遭刑拘 拒绝认罪 维权人士刘家财刑满出狱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3 02:17:04

作者:郝脒儇